京深海鲜市场现状:散客禁入 销售靠线上 现场喊号取货

2020-03-23 投稿人 : www.gay9991.cn 围观 : 1058 次

北京-深圳海鲜市场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十里庄。受新官肺炎疫情影响,从春节开始,北京-深圳海鲜市场禁止个人游客进入市场。

"目前,没有个人可以进入。有进出大门的汽车,有些是商人所有的,有些是从其他地方来取货的。主要原因是企业过度保护民生。”批发市场公司的职员秦生(化名)说,“目前,商家的营业时间是从早上4: 00到下午3: 00,市场在下午3: 00完全关闭。在疫情爆发前,北京-深圳海鲜市场一直是24小时开放。”

数据显示,沈婧海鲜市场的主要业务领域包括六大业务领域和配套服务领域,包括海鲜业务领域、冷冻品业务领域、水产品交易大厅、干货调味业务领域、贝类和蟹类业务领域和船上水产品交易领域,约有800个不同规模的摊位。

"目前仍在经营的商家不多,只有几个。那些在疫情期间没有回家的人留了下来,那些没有回到北京的人也没有动手术。”沈婧海鲜市场的商人徐来(化名)说:“每天的水流量比平时少了三分之二,只有一些海鲜可以在网上卖给个人顾客。餐馆的订单很少。我通常在周末4: 00或5: 00来进货,因为一些个人游客会来参观早市。现在我不需要这么早。我早上八点才回来。”

新京报记者走访发现,只有北三门留给车辆和工作人员进出北京-深圳海鲜市场。北两个门关闭了,许多小型快递员和零星游客聚集在门前拿取和购买货物。

左边的图片显示的是北二门快递提货,右边的图片显示的是北三门“希望降低展位费”

“很多餐厅已经退货了。原来准备的海鲜不能卖完。一些人赔钱卖给老顾客,而另一些人不能。他们死后就把它扔掉了。海鲜时间有限。如果质量不能长期保证,只能扔掉,不能卖给顾客。”徐来告诉《新京报》记者。

商户退回海鲜的情况也得到市场管理层的确认。批发市场公司的职员秦生告诉《新京报》记者:“主要原因是餐馆和酒店已经退货了。最初,春节期间有一个汽车物流假期。商人不得不提前备货。疫情突然爆发,货物无法出售。退货对商人有很大的影响。一些大商人损失了数百万美元。就像一些大龙虾和大闸蟹一样,许多商人都进去了。因此,由于疫情,他们无法出售,不得不扔掉。”

徐来已经在沈婧海鲜市场住了5年多了。他的海鲜包括贝类、虾、蟹等。“高端龙虾和帝王蟹基本上都有。我们做零售和批发。”徐来说,“每天的自来水费在工作日是几百到一千元,而在周末要多一点。我们的零售和批发自来水基本上是1: 1。在这种流行病的情况下,它相当于失去了餐馆(批发)的营业额,零售也受到影响。”

谈到他希望得到的帮助,徐来希望减少分配费。“展位费因展位而异。有些货摊位置不错,有些货摊略有偏差。平均而言,年租金约为15-20万元。我们每年支付一次,这取决于每个人签署的合同。”徐来说,“我们做海鲜生意,本来就有风险,现在损失不小。就我个人而言,我建议我希望对市场给予一些补贴,并降低分配费用,以避免在我无法正常运作的这几个月的租金。”

对此,批发市场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秦生说:“这主要取决于上级群体和相关政策。如果有任何政策,每个人都不容易根据政策减少或免除商户。”

沈婧海鲜市场由北京大红门沈婧海鲜批发市场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批发市场有限公司”)管理

“批发市场公司现在雇用近150人,负责水电、财产、卫生、商户信息统计、公共安全、出入境管制、领土政府信息提交等。每天都在市场上。我们这里的网站也是租来的,我们每个月都要付租金,这都需要成本。”秦盛说:“对我们来说也不容易。我们希望有更具体和可行的税收和租金政策。目前,市场将派人一天24小时守在门口。所有的入口和出口都必须得到适当的控制。温度测量的登记不得有遗漏。只要有一个案例,整个市场就会完全关闭。到那时,对商家和市场的影响将会更大。”

生存网上销售

餐饮尚未完全恢复,个人客户无法进入。仍留在海鲜市场的企业加大了网上销售的力度。

"我们现在主要依靠互联网来推广,网上订单,我们通知flash(快递)来提货。老顾客有一定的销售量。他们每天都有这种需求。我们通常卖一些简单的东西,如虾、鱼等。如今的顾客都是个人顾客,餐馆基本上没有订单。”徐来说,“今天的日成交量比平时少了三分之二以上,相差太多了。不像工人阶级,我们有公司补贴。我们都靠自己。如果我们不经营,分配费用将不会回来,我们的日常生活将受到影响。”

沈婧海鲜市场商户朋友圈截图

近日,《新京报》记者来到沈婧海鲜市场北二门外。大门关闭了。在记者停留约20分钟的过程中,市场上的许多商家将商品拿到门缝处并拨打电话。他们听到那个叫号码的快递员上前取货,然后把货物送到顾客的位置。在“”期间,快递员在北门二号门前等待提货,一些个体顾客前来购买海鲜,如海螺和多宝鱼。商人站在门口,脚抬起来,外面是个别的客人。双方大声交换要求和价格。《新京报》记者经历了这一切。在现场订购牡蛎并讨论价格后,商人打电话确认货物,并告诉商店工作人员把它们拿出来。大约花了十分钟。

"如果我们能坚持下去,我们会尽力坚持下去。目前,没有展位费,只有转租。”徐来说:“我不确定我是否能支持拓也。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,我们还会考虑寻找另一种方式。”

目前每天早上8点到9点,徐来都会到沈婧海鲜市场开业,处理前一天晚上顾客下的订单,然后下午3点离开市场回家。

"在疫情爆发前,该企业在工作日早上6点开始营业,甚至在节假日更早。生意在下午4点和5点开始,因为为了让顾客为市场做好准备,许多商品必须自己去拿。一些顾客来得更早。他们会去早市,我们会根据他们的需要提前到达。”徐来说,生意一般从早上8: 00到9: 00开始,因为没有客人要来,所以昨晚的订单是早上做的,89: 00起床备货就可以了。

新京报记者和李编辑李和校对

通讯员联系电子邮件: